欢迎光临!

正文

读《旅行者的天空》|一位特立独行女子的天空

Jul 02
admin 2022-07-02 19:11 公司简介   浏览量:   次

记忆

我能想到最美好的是

在旅行者的天空里

与你互为风景

文|芳塘

图|壹溪風月

在铺陈着黛蓝色天鹅绒的飘窗台上闲坐,翻开这本淡蓝色书的扉页,一行清丽而又刚劲的钢笔字体呈现在我眼前:“芳塘姑娘,如是久别重逢!”

凝视着这龙飞凤舞的签名手写体,内心翻腾,犹有无数话语聚于笔端,我想是该为这本书写点什么了,该为我身边的这位美女作家写点什么了。

望着窗外湛蓝澄净的天空,我陷入了沉思。

一个月前,喜爱旅行的我有缘参加了“旅行者的天空”团队组织的徒步活动,并有幸获赠钟锦钰老师亲笔签名的同名书籍《旅行者的天空》,从此爱不释手,手不释卷。

“我能想到最美好的是在旅行者的天空里与你互为风景。”这是钟老师这本书封面的题词,初见它很是欢喜。

从这本书记叙的各色旅行中,我仿佛看见一位轻灵洒脱的女子向我翩翩走来,一路的巧笑嫣然,一路的幽默风趣,让我沉醉,这就是她自己的画作中走出来的梦野佳人啊。

我渴望读懂她一路描绘的斑斓风景,也期望从她的风景中云游而升华我的人生格局。

从字里行间,感触到钟老师文笔的洒脱飘逸,凝练深邃,喜用排比行文,增添了文字的磅礴气势和如歌韵律,

时而穿插幽默诙谐的语言,让文字有了人间烟火气,有时让读者忍俊不禁般笑意盈脸。

擅长美术的她善用白描、颜色渲染的技法勾勒出一幅幅精彩绝伦的旅行画卷,不经意间,已沉沦在她的人生写意画中。

旅行者的天空,有天地间追随而来的微风,有猎猎悲壮的飓风,有门缝中吹进的和风。

如她书中所说:

“他们姿态纷纭,各有各的悲喜和风云,但正是这些,才共同构成了这个婆娑世界的美丽与哀愁,共同构成了这个世界活色生香,熙熙攘攘、匆忙纷杂的烟火味。”

从俗世红尘

到众神居住的高处

跟随钟老师的文字,去遥远的西藏、去净土色达礼佛,从俗世红尘,到众神居住的高处,在雪山湖泊、蓝天白云下徜徉,看那猎猎作响的铺满半壁荒山的壮丽经幡。

去西藏,找寻“见与不见,亦寂静欢喜”的雪域最大的王——仓央嘉措的行踪,

他痴情抑或绝情的短暂一生让人唏嘘,从缠绵而广阔的心底发出“世间安得两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”的千古一问!

去遇见一个对每一尊佛都顶礼膜拜的微微沉寂的男导游,惊讶于他腹中如何装得下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知识典故!

去色达,看那即将消逝重建的红房子,看那外形孤独而内心富足的红衣僧人,

在最端正浓烈的红色中,饱览五明佛学院的风情,连绵蔓延的红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山顶俯瞰,直击心灵;

去天葬台看那神圣又残酷的秃鹫啄食仪式,探秘藏传佛教最高级葬礼的超脱和重生。

佛陀说人生有八苦,世间有因果轮回。

所以说,世间各地芸芸众生忍受着高原反应的痛苦,抵抗着烈日飓风的折磨,也要誓死去往众神居住的高处,匍匐前行,虔诚参拜。

那是因为世间俗人的欲求太多,痴男怨女太多。

而我这个无神论的唯物主义者,心中依然向往西藏的朝圣之旅,年岁渐长,反而欲求增多了。

或许,这种朝圣之旅也是一种涤荡身心之旅吧,在对身体的折磨中,洗去内心的贪恋,还自己一个如初生婴儿般的稚子之心。

只是,以我的瘦弱之躯,能否耐受得住西藏恶劣的气候?我只想在朝圣的旅程中,身心合一,让我脆弱的身躯追赶上相对饱满的灵魂。

在丽江伤过风

在秦淮河边吃绿茶

《我在丽江患过伤风》文中描述了这样的场景:在新晨中,一个人,将门的横木取下,拉开一道缝,溜出去看无人的古街巷。这样的清晨,人们都还在睡觉,世界还没被打扰。

不由得想起我的乌镇之行,多年前在苏州开会后连夜坐末班车赶往乌镇,在成都老乡的帮忙下住进了西栅景区内的民宿。

清晨起来,推开小轩窗,烟雨迷离,听会儿雨打青石的寂寥,然后出门,在咸有人迹的古桥上、青石巷中拍照。

那种情愫和钟老师如出一辙啊。这种不被打扰的小确幸和浪漫情怀至今萦绕在心底。

“待站在那座桥上,一眼看那白墙灰瓦,遥相起落,想起那掩藏在唐诗宋词里的人事,这才纷繁地复活过来。”

唯美的画卷中,那个特立独行的女子,闲座在秦淮河边上的码头,观一地喧嚣,吃一杯绿茶,六朝的繁华如过眼云烟,她的内心恬淡而笃定。

《在秦淮河边吃绿茶》这篇文章里,我仿佛感触到了朱自清先生《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》的气息,那种唯美的文字和浪漫的意境让我爱上了夜幕下的秦淮河。

对于那些个“隔江犹唱后庭花”的懵懂歌女,秦淮河的美妙只有吹过那湿冷艳丽的风,才会刻骨铭心。

我也想如钟老师一般在秦淮河边找个闲地,喝一杯绿茶。

从周遭的喧嚣红尘里抽离出来,看那“烟笼寒水月笼沙”的美景,让思维在六朝繁华的胭脂粉墨中恣意飞扬,渡一个无眠之夜。

去吹着美妙穿堂风的山水庭院

在芙蓉溪边看芙蓉花

我看见一个洒脱任性的女子,可以在午睡之后,花两小时车程,快意驱车去“吹着美妙穿堂风的山水庭院”,信步去登那“天下第一幽”的青城山。

心动,即刻便去行动了。我喜欢这种执行力,对认定的人和事,哪怕是一处山水风景,喜欢就去做,无悔人生。

“旁边山,自然将枝桠伸张其上。一代又一代的落叶,纷坠其身,厚重的青苔便成为土地,长出某种新鲜透亮的绿叶,小女孩一样在风中欣喜地张望。”

这个女子在道法自然的青城山上,看见朱檐斗拱上长出来那一抹新绿,而欣喜不已。

她在青城山上看那眯瞌睡的土狗:“旗下,一成年黄毛土狗,首尾相环,团蜷而卧,双眼紧闭,逍遥沉醉于自己的美梦与遐思。它的耳边,一朵白色的小花,正在羞怯地开放。”

她在文中说道:后来,我每每有什么烦忧,就会想到这条在青城山上眯瞌睡的土狗,然后提醒自己:不要过于人不如狗。

看到这几句话,我不禁哑然失笑。钟老师那种风趣洒脱之意蕴跃然纸上,让我欣喜着接纳。

想起我二十几岁时生了一场大病,初愈时便欢呼雀跃地和同学鲁鲁相约爬青城后山。不同的海拔,一步一风景。我竟然一鼓作气爬到了山顶。

回转的路上,暮色四合,我们在半山腰上的又一村客栈歇息了一晚。

在鸟儿鸣唱的晨曦中醒来,因为贪睡错过了看日出的时间,但是山里清新的空气颐养了我,那山里烧土豆的软糯和凉拌豇豆的清鲜至今让我回味。

钟老师和同城的文化人曾经在游仙的芙蓉溪边看芙蓉花。

据说,坊间称蜀主妃子花蕊夫人为芙蓉花神。芙蓉映水,一日三醉。芙蓉,还是我最喜欢的朋友的名字。

去年金秋十月跟随冉哥的徒步团,在晨曦的雾气中走过一段芙蓉溪边的泥巴路,溪水潺潺,江翁独钓,高家院子隔岸烟锁雾笼,也不乏唯美寂寥的意境。

今年听说芙蓉溪边打造的码头景观已成网红景点,而我却不大想去了,可能是想独守那份清净与自然吧。

“文化,文化,唯有文化,可以穿越岁月和历史的风雨烟尘,历练出永恒的生命力。”

这个特立独行的女子说,“我走远了,但我的文字依然留在这里,它们承载着我的记忆,弥散着我的气息,传递着我的悲喜,我喜欢这样。”我也喜欢这样。


    快三app平台,快三app官网,快三app网址,快三app下载,快三appapp,快三app开户,快三app投注,快三app购彩,快三app注册,快三app登录,快三app邀请码,快三app技巧,快三app手机版,快三app靠谱吗,快三app走势图,快三app开奖结果